<fieldset id='6t2uk'></fieldset>
<dl id='6t2uk'></dl>

    <i id='6t2uk'><div id='6t2uk'><ins id='6t2uk'></ins></div></i>
  1. <tr id='6t2uk'><strong id='6t2uk'></strong><small id='6t2uk'></small><button id='6t2uk'></button><li id='6t2uk'><noscript id='6t2uk'><big id='6t2uk'></big><dt id='6t2u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t2uk'><table id='6t2uk'><blockquote id='6t2uk'><tbody id='6t2u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t2uk'></u><kbd id='6t2uk'><kbd id='6t2uk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6t2uk'></ins>
          <span id='6t2uk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6t2uk'><strong id='6t2uk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i id='6t2uk'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6t2uk'><em id='6t2uk'></em><td id='6t2uk'><div id='6t2u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t2uk'><big id='6t2uk'><big id='6t2uk'></big><legend id='6t2u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3.7亿人的口粮只能靠自己保障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2

              昨天上午,國新辦就糧食安全流通現狀舉行新聞發佈會。為糧食召開新聞發佈會並非臨時動議,而是必須就當前糧食進口猛增,國內糧食庫存爆倉,糧食收儲價格下滑,糧農人心浮動,種糧補貼幾成無底洞之現狀,向糧農、糧食流通商人、飼料與食品加工企業作出解釋與安撫。

              2003年是改革開放後國內糧食生產的一個歷史低點,從2004年至去年,國內糧食生產實現“十二連增”,總產量12年間增長近30%,創下世界糧食生產史的中國奇跡。不過,如此大幅度的持續增產,隻有約兩成源自種糧科技的進步和化肥的超量使用,其餘的八成增產,主要是通過持續大額度的種糧綜合補貼,刺激糧農積極性來實現的。使用大額補貼相當於國傢高價雇用糧農種糧,這在很大程度上,使國內城鄉居民收入比,由2007年的1:3.3下降至去年的1:2.78。糧農增收,也就成瞭大額糧補所產生的政策效應之一。

              此外,如此高昂的糧補代價,確保瞭國內糧食自給率穩定在98%左右,換來瞭12年間國內糧價漲幅遠低於同期物價漲幅的又一政策效應。誠如識者所知,糧價乃百價之基,糧價漲幅過大或價格震蕩過度,必導致通脹失控,危及中低收入民眾日常生活質量。就此,簡單歸納“十二連增”的歷史性貢獻,我們完全可以這麼說,對照國內“廣積糧、積好糧、好積糧&rd一本大道高清在線視頻quo;之國傢糧食安全戰略,2003年以來的12年,我們已大體做到瞭其中的“廣積糧”。

              2003年至今,國內以大額補貼為主基幹的糧食安全戰略尚未作過大的調整,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,全球糧食市場及金融市場格局卻發生瞭重大變化。簡單舉例,俄羅斯異軍突起,成為全球糧食出口市場的一匹重量級黑馬,國際糧食市場供給的大幅增加,全球食品工業因金融危機而造成的需求疲軟,大幅壓低瞭國際糧食交易美女MM價格。

              近8年間,人民幣對美元累計升值超過20%以上,使國內進口糧商的贏利空間進一步擴大,刺激配額之外的糧食進口規模不斷擴大,刺激國內外糧食市價之差價持續拉大。截至今年首季末,進口小麥每噸比國內便宜823元,大米每噸便宜790元,玉米每噸便宜428元。

              如是糧價倒掛,且國內糧食庫存爆庫已破歷史高位,庫存糧食鼠害蟲害黴變驚人,補貼包袱越背越沉,於是就有主張國傢暫停種糧補貼,取消糧食進口配額,放手進口糧食的呼聲一波波響起,並於近期形成一個前所未有的“眾議高潮”。如此一來,其所引發的思想混亂,令廣大糧農對國傢糧食政策的走向更趨忐忑不安,使部分民眾對國傢放著全球便宜糧不買的不解與疑惑進一步放大。故而,就當下之時間關口,僅從廓清城鄉民眾“糧食迷思”之必須,強化國傢糧食安全常識之最低需要,昨天為糧食舉辦的新聞發佈會就極為必要。

              中國目前6億噸糧食產量剛勉強實現主糧供需之“緊平衡”,吃油及食品工業另需進口大豆6000萬噸。全世界目前每年糧食貿易可供最大交易量是3億噸。表面看供大於求,但本質卻系全球尚有70餘個饑餓國傢,即如國際糧價如此便宜依然無法足額買糧。假如中國大舉從國際市場買糧導致糧價暴漲,70餘個饑餓國傢的處境將更加悲慘。所以,即使不考慮糧食系全球戰略資源而非一般商品之屬性,就算全世界的餘糧都美腿絲襪願意賣給中國,我們也不能幹那種“缺心缺肺”的事。在東亞,日韓包括我們的臺灣省,糧食和主要農產品皆無法自給,單位補貼比中國更高,但日韓等皆隻能咬牙續補。若問日韓為何如此之傻,答案就在糧食安全決非金錢就可保障,遑論13.7億人口之中國,怎能把吃飯問題維系在脆弱的國際糧市上?

              對照國傢糧食安全戰略“九字方針”,當前正由糧食市場向全社會彌漫的“糧食迷思”及眾說紛紜,於國傢和各類糧字號市場主體,需著重實踐並爭取早日破解的難題,就是“積好糧”和“好積糧”。“積好糧”主要指調整糧食品種結構,爭取優質優價。“好積糧”就是做好糧食深加工提高附加值,同時提升糧食變食品的轉化率。無論是“積好糧”還是“好積糧”,均需早日設計針對性政策加以扶持。至於在“廣積糧”這一基礎環節,無論補貼代價多高,都必須排除各種輿論幹擾如日韓那樣咬牙堅持。